123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企協刊物 >> 內容

南海博弈的國際法視角

    中國石油企業協會會刊《中國石油企業》第八期“焦點透視”欄目刊發《南海博弈的國際法視角》系列文章,現鏈接如下——
    在南海問題上,我國政府一直堅持“主權屬我、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的原則,但這種“高度克制”的態度并未換來周邊國家的理解與支持。反而使南海變成了“冒險家的樂園”。截至目前,馬來西亞海上資源開發范圍已深入我國南沙群島20千米內。菲律賓加強了對南沙海域的軍事控制,先后侵占8個島礁。越南在南沙群島的32個主要島嶼上駐有軍隊,其中29個島嶼還配備了衛星電視系統。20世紀80年代以后,印尼也卷入南沙海域的劃界爭端。文萊根據海洋法公約劃定200海里專屬經濟區,對南沙群島的南通礁提出主權,并聲稱其大陸架延伸到了南沙群島的南薇灘。甚至連印度這個與南海沒有關系的國家也說什么“南海有連接印度的海疆線”、“從阿拉伯海的北面到南中國海都涉及印度的利益范圍”。
    這里是一個在地緣政治上極其重要的海域,是世界第二大的航道,每年全球有超過50%的商船要經過馬六甲海峽、巽他海峽,以及龍目海峽;每天有超過1000萬桶原油運經馬六甲海峽;更重要的是,這里還蘊藏著有“第二波斯灣”之稱的油氣資源—這就是南海。
    南海,位于我國南方陸緣海,是我國最大的外海,平均深度為1212米,最深處超過5560米。南海有四個群島,分別是東沙群島、西沙群島、中沙群島、南沙群島,面積356萬平方千米,是渤海、黃海和東海總面積的3倍,僅次于南太平洋的珊瑚海和印度洋的阿拉伯海,居世界第三位。其中,屬于我國管轄范圍的(“九段線”之內)有210萬平方千米。
    南海地處熱帶,海域分布著許多珊瑚礁和珊瑚島,像一顆顆璀璨的明珠鑲嵌在湛藍的海面上。颶風季節,漫無邊際、粗獷暴烈的海浪波濤洶涌,不時釀造一場場翻江倒海、檣傾楫摧的悲劇。到了夏季,烈日似火照射在一望無垠的海面上,空氣中彌散著珊瑚和海藻濃烈的氣息。
    南海博弈的故事就發生在這里……

資源篇

    在我國10個主要的沉積盆地中,以珠江口和鶯歌海盆地資源豐度最高;在我國已發現的海上天然氣儲量中,南海西部海域占50%。其中,僅臨近海南島的鶯歌海盆地探明儲量就高達2147億立方米,而整個南海至少可以找到250個油氣田,有12個可望成為大型油氣田。

“第二波斯灣”

    連綿的陰雨,讓瓊海市潭門鎮籠罩在薄薄的水霧中,地震資料采集經驗豐富的中國科學院院士、上海同濟大學海洋地質國家重點實驗室負責人汪品先站在窗前眺望,告訴項目人員,至少還得3天才能出海進行地震資料采集工作。由他負責的利用“蛟龍”號在南海進行海底地質資源勘查的項目,一直在緊鑼密鼓地進行。
    潭門鎮是海南島距離西沙和南沙最近的港口之一。
    2013年6月,“蛟龍”號第一航段在南海開展定位系統試驗,同時開展對海底生態系統、生物和地質資源等調查工作。
    汪品先院士介紹,南海是一個邊緣海,從油氣成因上講,其裂開方式、演化方式及形成過程與大西洋非常相似,因而屬于油氣富集海域。大西洋處于被動大陸邊緣,大陸上的剝蝕區沉積物被河流體系帶入海洋,會在河口淺水地帶的三角洲、陸架堆積起來,有利于深海油氣開采。南海陸架新生代地層厚度達2000米-3000米,最厚的達6000米-7000米。其第三紀沉積有海相、陸相及海陸交互相,具有良好的生油和儲油巖系,包括三角洲、生物礁、古潛山等多種儲油類型。其中,珠江口大型沉積盆地面積15萬平方千米,沉積厚度達數千米,盆地中心厚達7500米-11000米,沉積巖主要由上、下第三系組成,擁有良好的生油層、儲油層和成群的構造圈閉;北部灣盆地4萬平方千米,沉積厚度達數千米,且生油、儲油條件良好;鶯歌海盆地面積7萬平方千米,沉積厚度達6000米-7000米,主要為第三系地層,有8個二級構造和2個礁塊帶。1977年-1980年,我國油企分別對這3個盆地進行鉆探,獲得工業油氣流;隨后,我國油企又與法國、英國、美國等能源公司合作,鉆獲多口原油質量好、含硫低的高產油氣井。從長遠來看,南海深水油氣資源潛力比東海、黃海都要富集。
    “南海油氣潛力最富集區域是我國臺灣和海南島間的大陸架區帶;越南到加里曼丹島間的陸架區,其中生代和第三紀的沉積厚度也很大,已探明石油儲量為6.4億噸,天然氣儲量為9800億立方米。國外能源專家認為,僅南沙海域的石油資源量就可達到218億噸,南海可能成為 另一個波斯灣或北海油田。”汪品先院士說。
    中國地質調查局研究員張洪濤介紹,盡管南海形成的時間距今3000萬年,沒有趕上油氣生成的最佳時間(油氣生成最佳年代距今8800萬年前),但南海深處還存在著一個“古南海”,那里有很多沉積物堆積在盆地之中,在地質構造上多了一次大陸擠壓,比大西洋多了一次輪回,疊加上多了一層動力機制,這對油氣生成非常有利。
    與地球46億年的年齡相比,南海極其年輕。南海形成演化的歷史,其實就是中央海盆的擴張史。3000萬年前的南海只是一個狹長的海灣,由于地殼運動,這個海灣向南北兩側擴展,變得越來越寬,面積越來越大,直到1600萬年前,中央海盆的擴張才結束,留下一段東西向的海嶺,其中黃巖島就是這條海嶺中的一座海山。在中央海盆的擴張拉伸過程中,南海陸架、陸坡也發育了很多大大小小的裂陷盆地。
    “南海周邊的河流攜帶大量泥沙,輸入南海之后就將裂陷盆地填充起來,同時填充進去的還有來自海洋與陸地的各種有機質。盆地中沉積物的厚度可達數千米,經過數百萬年的地質作用后,就在南海形成了豐富的油氣資源。”張洪濤說,“由于還沒有進行全面的資源勘查,各方對南海資源的估算數據出入較大。總體上看,我國學者認為,南沙海域至少蘊藏石油268億噸,天然氣41萬億立方米,而美國地質調查局估計,南海油氣資源中天然氣占60%-70%,石油儲量為138億噸。”
    國土資源部公布數據顯示,南海是世界上主要的沉積盆地之一,其中南沙海域擁有41萬平方千米的沉積盆地,石油蘊藏量為230億-300億噸,天然氣資源量為16萬億立方米,相當于全球油氣總儲量的12%,其中曾母、沙巴、萬安、巴拉望和禮樂等盆地的資源量尤其豐富,南沙海域蘊藏的油氣資源至少價值1萬億美元。南海還蘊藏豐富的可燃冰資源。2010年12月,中國科考人員在南海北部神狐海域鉆探目標區內,圈定11個可燃冰礦體,含礦區總面積22平方千米,礦層平均有效厚度20米,預測儲量為194億立方米;獲得可燃冰的3個站位的飽和度最高值分別為25.5%、46%和43%,是世界上已發現可燃冰地區中飽和度最高的地方。
    中國地質調查局公布數據顯示,在我國10個主要的沉積盆地中,以珠江口和鶯歌海盆地資源豐度最高;在我國已發現的天然氣儲量中,南海西部海域占50%。其中,僅臨近海南島的鶯歌海盆地探明儲量就高達2147億立方米,而整個南海至少可以找到250個油氣田,有12個可望成為大型油氣田,其中儲氣量達968億立方米的崖13-1氣田已經投產,并向廣東和香港供氣。
    中國海洋大學教授田紀偉介紹,南海南部油氣資源比北部油氣資源發育得好,資源量相當于北部的3-4倍,主要原因是南部有不同時代、不同性質的構造單元疊加。因為時代長,產生烴源巖的路徑多,總體積大,所以烴源巖在南部的體積比北部更大。南海目前測到的熱流值也是南部比北部高,有利于生成油氣。再加之南方氣候更加溫暖,碳酸鹽、石灰巖孔隙比較多,是很好的油氣儲層,所以南部的油氣要優于北部。
    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日前發布公告稱,截至2013年7月,中國海油在南海油區累計生產油氣當量超過3億立方米。中國海油南海東部、南海西部石油公司經過30多年(1983年成立)的勘探調查發現,南海具備形成國際大型油氣田的地質條件,其被動陸緣深水油氣區特殊的構造演化歷程,造就了無可比擬的石油地質條件。
    除了豐富的油氣資源,南海還是自然資源的“聚寶盆”。其中,在水產資源方面,南海海洋魚類有1500多種,大多數種類在西、南、中沙群島海域都有分布,很多具有極高的經濟價值,如海龜、海參、龍蝦、螺、貝、海帶等。在植物資源方面,西、南、中沙群島島礁陸地總面積不過10平方千米,但生長著200多種高等植物。在海鳥資源方面,大部分島嶼上,林木茂盛,四季如夏,島嶼周圍廣闊的海面上有豐富的海洋食料,吸引著大批的鳥類在這里繁衍生長,鳥類共計有60多種。在礦產資源方面,南海蘊藏5萬億噸錳結核、3100億噸鎂、170億噸錫和銅、29億噸鎳及錳、8億噸鈷、5億噸銀、800萬噸金、60億噸鈾、250億噸重水等比陸地豐富得多的礦產資源。在動力資源方面,南海蘊藏巨大的潮汐能、波能、溫差能、密度差能、壓力差能等海洋動力資源,若能科學地加以利用,其社會和經濟效益不可估量。
    油氣富集且擁有數量巨大的可燃冰資源;太平洋和印度洋之間的海上走廊,且是連接馬六甲海峽的重要通道;亞洲、非洲、歐洲之間相互往來的海上樞紐,且是東亞石油最主要的運輸通道……這一切,都使得南海成為當今世界地緣政治的熱點地區之一。

地緣政治篇

    南海海洋權益糾紛并不是一個孤立的事件,從冰天雪地的北極到浪花飛濺的馬六甲水道,爭奪海洋資源和航道控制權的博弈愈演愈烈,南海問題正是在大國角力和經濟利益的驅動下變得愈發躁動不安,南海爭端已經從資源爭奪走向了地緣政治博弈……

從資源爭奪到地緣政治博弈

    “定義21世紀地緣政治的主戰場是海洋,確切地說,是南海。”2011年7月,美國國防政策委員會委員羅伯特·卡普蘭在《外交政策》發表名為《未來的沖突在南海》一文稱,曾經在世界文明史上遙遙領先的中國在近代史被西方列強瓜分,令其更有一種歷史情結,挺進南海,走向太平洋。即便未來中國變得更加多元化,民族主義情緒也會持續高漲。況且,南海地緣政治的重要性,令其任何主權國家都難以讓步,這就是該海域將成為21世紀地緣政治主戰場根源。
    中國社會科學院邊疆史地研究中心主任李國強介紹,在國際海洋交通線上,南海是西歐-中東-遠東海運航線最重要的組成部分,是我國聯系東南亞、南亞、西亞、非洲及歐洲的必經之地;特別是南沙群島,地處太平洋到印度洋航道的要沖,不僅影響南海地區的海上交通線,而且扼制了馬六甲、巽他和望加錫等海峽的咽喉。根據統計,世界超過50%的超級油輪要經過該海域。經過南海地區的油流,是經過蘇伊士運河油流的5倍,是經過巴拿馬運河油流的15倍;日本和韓國90%以上的石油進口都要經過該海域;我國70%的能源進口也要經過該海域;同時,南海也是世界液化天然氣最大的產區和貿易區,2012年經過該地區輸出的液化天然氣占全球液化天然氣總貿易量的2/3。
    “因此,我們將南海視作能源和貿易的生命線一點兒也不過分。”李國強說,“目前南海海洋權益歸納起來主要有四大爭端:島礁歸屬爭端、海洋劃界爭端、海洋資源開發爭端和海洋戰略通道控制保障爭端。但爭端的核心在主權,重點在油氣。”
    汪品先院士說:“潭門鎮的老漁民很早就不在近海捕魚了,而是選擇在西沙、南沙為漁場。在他們心目中,南沙諸島是他們從小就闖蕩的自由王國。可到了上個世紀90年代,捕魚變得越來越危險。他們看見過越南軍艦載著士兵換防,碰到過馬來西亞的油氣探測船,最危險的一次,是菲律賓軍艦向他們射擊。幸虧是晚上,他們趕緊把燈滅掉,才摸黑開出礁盤外。”
    汪品先院士回憶,我國地質工作者很早就在鶯歌海淺海區域開展地質調查和鉆探工作。1960年,廣東石油管理局海南勘探大隊在鶯歌海村水道口附近的淺海中,用駁船安裝沖擊鉆機,鉆了兩口淺探井,發現了工業油流。1963年,他們鉆出具有海洋石油起步標志的“鶯1井”。1978年,我國從挪威引進南海二號半潛式鉆井船,在南海鉆探了9口油井,其中5口井發現了工業油流。“當年,除太平島有駐軍外,其他島嶼都是空白。可是到了1985年,我們統計下來,越南軍隊占據了20多個島嶼,菲律賓和馬來西亞也各自占據了幾個,而我方尚未占據一個。油氣勘探變得越來越困難,我們只能開展對外合作模式進行鉆探。”他說。
    “目前,我國海洋權益正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南海爭端涉及‘6國7方’,是當今世界上涉及國家最多、情況最為復雜的海洋權益爭奪之一。”中央社會主義學院教授張大可介紹,“我國早在漢代就發現了南沙群島,唐代以來的歷代政府一直對南沙群島進行管轄。目前,我國政府已陸續公布了清末以來歷屆政府對南海主權進行的宣示、行使和維護記錄。可以說,沒有哪一國政府像中國這樣雖歷經改朝換代,卻始終如一地留下一個主權國家行使管理權的歷史記錄。這些記錄全面體現在航海遠征、島嶼命名、諸島地理位置的詳細描述、官方地圖的明確標繪及官史的文字論述。1945年的《開羅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等國際文件明確規定把被日本占領的中國領土歸還中國,其中包括南海諸島。1946年12月,當時的中國政府指派高級官員赴南沙群島接收,在島上舉行了接收儀式,并立碑紀念。之后相當長一段時間,南海周邊沒有任何國家對我國在南沙群島及其附近海域行使主權提出過異議。然而,自南沙海域被探明有豐富油氣資源以來,南海就成為當今世界地緣政治博弈的中心。菲律賓、越南、馬來西亞、文萊、印度尼西亞先后向中國南海提出主權要求,其焦點主要集中在南海4個群島中最大的南沙群島80多萬平方千米的海域上。”
    不僅如此,南海博弈因美、日、印等區域外勢力介入而變得更加撲朔迷離。
    張大可介紹,目前南海問題的東盟化、多邊化、國際化態勢進一步顯現。我國主張南海爭議以“一對一”的方式由當事國和平談判解決。但是東盟卻成了南海有關當事國上演“外交連橫”的平臺,使得南海問題擴展到整個南海區域,甚至將東盟有關非聲索國也拉了進來。2002年《南海各方行為宣言》的簽署,事實上已經開啟了南海問題多邊化的口子,使得我國在處理南海問題上增設了一道多邊的約束,不得不顧及東盟的反應。南海問題國際化存在兩方面的因素:一方面是以美、日、印為代表的域外大國謀求直接插手南海問題;另一方面是域內有關爭端國和東南亞國家希望引入域外大國,進行所謂的大國平衡。冷戰時期,美國從未把南海島嶼爭端看作是一個安全問題。1995年之前,南海問題也很少成為美國國務院新聞發布會和國會聽證會的主題。但進入新世紀尤其是2010年之后,美國對南海格外熱心起來。
    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研究所研究員周琪認為,許多中美分析者把南海問題僅僅歸結為“第三方因素”在中美關系中的負面作用,但這種看法卻忽略了一個重要事實,即在美國看來,國際航行自由是美國的核心利益。因此當南海主權問題與在美國眼中的南海航行自由問題疊加在一起時,它就不再僅僅是一個“第三方因素”,而成為一個直接關系到美國核心利益的問題。除對航行自由的擔憂之外,還有其他一些因素促使美國的南海政策在2010年發生轉變,那就是美國戰略重心向亞太地區轉移,使得在南海地區的航行自由對于美國來說變得尤為重要。
    2014年7月,美國提議南海各方“凍結當前行動”,稱南海主權聲索各方應“凍結”在有爭議島礁改變現狀的行為,包括不填海造地、施工建設、設立據點,不奪取另一方在2002年《南海各方行為宣言》簽署以前已經占領的島礁,不采取針對他國的單邊行動等,以便為“南海行為準則”協商創造有利條件。
    所謂的“凍結”,看起來很美,其實質卻是綁住中國的手腳,對美國的盟友網開一面。菲律賓坐灘南沙仁愛礁迄今已達15年,倘若按照美 方建議,“各方不奪取另一方在2002年《南海各方行為宣言》簽署以前已經占領的島礁”,菲律賓對仁愛礁的非法占據豈不是將變得“名正言順”?“恰恰由于美國高調重返亞太,才使南海局勢變得更為復雜。現在看來,光靠幾個走卒在南海掀起波瀾還不夠,美國正試圖成為南海爭端的“仲裁者”。美方拋出的“凍結”論,就是為了固化其走卒在南海取得的所謂“成果”。
    事實上,南海海洋權益糾紛并不是一個孤立的事件,從近年來國際地緣政治格局重建的角度上講,各國激烈爭奪海洋權益,維護本國海洋經濟利益已經成為一種常態,從冰天雪地的北極到浪花飛濺的馬六甲水道,爭奪海洋資源和航道控制權的博弈愈演愈烈,南海問題正是在大國角力和經濟利益的驅動下變得愈發躁動不安,南海爭端已經從資源爭奪走向了地緣政治博弈。

博弈篇

    出于政治和現實兩方面的考慮,越南、馬來西亞、菲律賓等國一開始就走上一條拉西方“入伙”的道路,通過直接或間接合資的方式,邀西方大石油公司合作開采南海油氣資源,形成利益“捆綁”。

尷尬的“九段線”

    “九段線”是我國在南海海域國界線的一種叫法。1947年,當時的中國政府在其編繪出版的《南海諸島位置圖》中,以未定國界線標繪了一條由11段斷續線組成的線。新中國成立后,在同一位置上也標繪了這樣一條線,只是將11段斷續線改為9段斷續線。該段線是一條歷史性的權利線,在歷經60余年演變后,已成為對歷來屬于我國南海諸島主權的宣示,包括對在這些島嶼及其周圍海域中從事漁業、航行,以及礦藏等資源勘探開發等活動的歷史性權利。
    近30年來,我國在南海的油氣勘探開發僅限于南海北部,即靠近大陸南部海岸線的北部灣海域和珠江口海域,并沒有在南沙海域從事鉆探活動。而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文萊、印度尼西亞等國卻紛紛圍繞“九段線”周邊主要的含油構造,即巴拉望海槽、禮樂灘、文萊-沙巴盆地、東納土納盆地、曾母盆地、萬安盆地等主要含油盆地展開油氣勘探活動,這些盆地均在南沙海域。已經出油的區域主要分布在越南東側,馬來西亞(馬來半島部分)東北側,印尼和文萊北側,菲律賓西側。這些油氣勘探開發或臨近各國海岸線,或位于大陸架上,開采難度不大,相當數量的區塊屬于“九段線”內,或處于爭議地區。目前周邊國家油氣勘探正在從邊緣向中央逼近,從近海大陸架向深海推進。
    “由于南海周邊國家都不掌握海上采油核心技術,便采取PSC合作開發模式(產量分成合同)與西方石油公司合作開發。”中國外交部邊海司副司長易先良說,“他們(周邊國家)以自身出具的許可權作為出資比例,指定西方石油公司在某一海域勘探開采油氣資源,雙方按比例分成。這為埃克森美孚、殼牌、BP等世界石油巨頭變相實施資源掠奪創造了制度條件。”
    中國地質調查局公布數據顯示,上述5國已與西方200多家石油公司合作,在南海海域合作鉆探了1427口井,發現油氣構造243個和油氣田1980個,2012年各國在南海地區的石油年產量達到5000多萬噸。這個數字相當于我國大慶油田最輝煌時期的年開采量。而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我國目前在南沙海域卻沒有一口自己的油井,未產出一桶油。
    在周邊國家中,馬來西亞顯得十分低調。但實際上,馬來西亞是從南海油氣開采中獲益最多的國家之一。在馬來西亞,石油來源幾乎全部取自海上。馬來西亞已在南海海域打出近百口油氣井,年產石油3000萬噸。馬國從南海獲益之豐從其國內隨處可見的外國和本國石油公司加油站就能看出端倪。加油站里95號汽油的價格僅1.9林吉特/升(約合4元人民幣)。低油價使僅2800萬人口的馬來西亞竟有1000多萬輛機動車。2011年馬來西亞油氣出口總額高達240億美元,占其全國出口總額的11.5%。馬來西亞石油公司年度財務報表數據顯示,2011年,該公司凈利潤高達201億美元。截至2012年年底,該公司已與多個國際石油公司簽署了70多份開采共享合同。
    越南是在南海最早進行油氣開采的國家。上世紀80年代,越南國家油氣公司和蘇聯石油公司成立合資公司開發白虎油田。南海油氣開采成為越南的最大經濟支柱,并且使其從一個貧油國變成石油出口國。2011年越南國家油氣集團總收入為478.4萬億越南盾(1美元合2.1萬越南盾),占當年越南國內生產總值的24%。中國地質調查局公布數據顯示,越南在南海侵占了100萬平方千米的南海海域,有215個區塊。現有114個區塊已經進入我國“九段線”。截至2012年的5月,已有11個國家的23家油氣公司與越南簽署合同,聯合勘探作業。
    在東南亞,菲律賓石油工業非常落后,完全依靠PSC合作模式對南海油氣進行招投標。
    “2012年,菲律賓能源部推出15個油氣區塊的勘探承包項目招標,我們拿到一份招標區塊分布圖發現,第3號、第4號區塊明顯位于我國領海之內。位于巴拉望島西北部的第5號區塊相當一部分從地圖上看也與‘九段線’重疊。”易先良說。根據菲律賓能源部的規劃,菲石油天然氣開采要在未來20年增加40%。
    出于政治和現實兩方面的考慮,越南、馬來西亞、菲律賓等國一開始就走上一條拉西方“入伙”的道路,通過直接或間接合資的方式,邀西方大石油公司合作開采南海油氣資源,形成利益“捆綁”。近些年,美國和日本對南海油氣資源開采的投入在不斷加大。身為美國第三大石油公司的康菲石油,在越南的資產規模達到15億美元,在越南海岸擁有3個油氣項目股權,這3個項目均處于南海爭議區。
    在南海問題上,我國政府一直堅持“主權屬我、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的原則,但這種“高度克制”的態度并未換來周邊國家的理解與支持。反而使南海變成了“冒險家的樂園”。截至目前,馬來西亞海上資源開發范圍已深入我國南沙群島20千米內。菲律賓加強了對南沙海域的軍事控制,先后侵占8個島礁。越南在南沙群島的32個主要島嶼上駐有軍隊,其中29個島嶼還配備了衛星電視系統。20世紀80年代以后,印尼也卷入南沙海域的劃界爭端。文萊根據海洋法公約劃定200海里專屬經濟區,對南沙群島的南通礁提出主權,并聲稱其大陸架延伸到了南沙群島的南薇灘。甚至連印度這個與南海沒有關系的國家也說什么“南海有連接印度的海疆線”、“從阿拉伯海的北面到南中國海都涉及印度的利益范圍”。日本也對南海情有獨鐘,以所謂“確保海上航行自由”和“反對使用武力”為借口涉足南海事務,覬覦南海油氣資源。
    “《聯合國海洋法公約》里有個基本原則就是‘以陸定海’,一個島嶼才是一個陸地,這個島歸你了,你才可以以這個島為中心,以200海里為半徑來主張周圍海域的管轄權。”周琪說,“南沙有180多個島嶼,許多島嶼仍存在主權爭端。不同國家根據同一個島嶼劃定200海里專屬經濟區,就形成了主權要求的重疊。所以,《公約》既規范了國際海洋法秩序,同時也引起了新的主權要求重疊。針對這種情況,公約只提出以公平原則,相關國家協商加以解決,沒有具體方案,這等于什么也沒有說。”

國際法篇

    當前南沙有40多個島礁被周邊國家侵占,80多萬平方千米海域被分割,每年5000多萬噸油氣資源被掠奪的現實情況下,除非頂著國際巨大的壓力,通過非和平手段將周邊國家侵占的島礁強行收復回來,否則,只能通過國際法討回公道。

“國際法”破局

    自上個世紀南沙島礁占領格局形成以來,爭議的表現形式以有關當事方通過各自發布官方聲明來聲索主權。但進入新世紀以來,南沙爭端有從主張爭議向管轄爭議轉變的趨勢。有關周邊國家加大了對南海的法理聲索力度,通過國內立法形式提出所謂的主權聲索。例如,2009年2月菲律賓國內通過“領海基線法案”,將我國黃巖島納入到菲律賓所謂的領土管轄范圍。2012年6月,越南國會通過《越南海洋法》,將我國西沙群島和南沙群島包含在所謂越南“主權”和“管轄”范圍內。有關南海聲索國強化對所占島礁和附近海域的實際管轄,增加了南海地區的不穩定因素。南海有關爭議問題已由單純的外交斗爭轉變為政治、外交、法理、資源、軍事等各領域的全方位較量,“明爭”與“暗斗”相結合,斗爭更加復雜,手法更加隱蔽,處理更加困難。
    1982年《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誕生是發達國家與發展中國家之間妥協的產物。與此同時,《公約》的產生也帶來一些新的問題。由于島嶼在劃分領海、毗鄰區、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架等方面具有重要作用,南沙海域的島礁爭奪也由此進入了“白熱化”階段。轟轟烈烈的“藍色圈地”運動就此展開。
    中國南海研究院院長吳士存介紹,國際法在解決南海問題中存在局限。在《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誕生之前,南海爭端的重點是對島嶼的爭奪,以及對其主權的確認。《公約》誕生后,爭端主要表現為海洋權益的爭端。南海島嶼眾多,但大多是面積在0.1平方千米以下的島礁,一些國家為了符合《公約》關于“維持人類居住或其本身的經濟生活”的標準,人為地移民和輸送物資到一些小的島礁上,以使該島礁達到享有海洋權益的目的。如果不對島嶼的定義進行具體修正,南海眾多小型島礁的地位就難以確定,權益爭端也難以平息。
    理論上說大陸架的劃分規則很明確,但在實踐中,特別是在南海區域,由于海岸相向或相鄰的6國海岸距離都在400海里之內,彼此聲稱的200海里大陸架區域必然相互重疊,長期紛爭的局面不可避免。南海諸國的侵占行為有一個相對明晰的過程:首先是用軍事等手段非法對我國島礁實施所謂的“有效占領”,然后想方設法“固化”這種占領,如通過國內立法、強化行政管轄、向聯合國提交申請,營造輿論、尋找理論依據等方式,最終達到侵占合法化的目的。
    南海周邊聲索國主張管轄的海域除與我國發生重疊之外,彼此之間也有所謂相互重疊。如印尼宣稱的專屬經濟區與馬來西亞、菲律賓、越南的主張重疊;馬來西亞宣布的管轄海域范圍與印尼、文萊、菲律賓、越南重疊;越南與印尼在納土納群島附近海域劃界上存在分歧;菲律賓與馬來西亞在沙巴主權問題上存在爭議等。由于這些國家相互之間所謂重疊或相互沖突的島嶼領土主權要求,都是建立在對我國南沙群島領土主權無理侵犯的基礎之上,因此,從本質上而言并無實際意義。
    “在南海問題上,我們必須清楚,只有擁有海島的主權,才可能擁有合法使用本國海洋的權利,這里簡單的邏輯是:只有確定了島嶼的主權歸屬,才可以實現海域劃界;只有實現海域劃界,才可以確保獲得合法的海洋利益。”易先良說表示。
    “雖然《公約》在南海問題的解決中存在著諸多問題,但同時也為解決南海爭端提供了一個基本的框架。”易先良說,“國際法中有關領土取得的基本原則包括‘無主地’‘發現’‘先占’‘添附’‘有效管轄’‘時際法’等。綜合國際法的基本原則,我們把確定領土主權的歸屬的條件概括為:最早發現、最早命名、最早開發與經營、最早并進行了連續不斷的行政管轄。作為我國的傳統水域,中國人在南海的漁業生產活動長達2000多年,早在《公約》公布之前就在南海海域內形成了歷史性權利,并且在現代海洋法制度確立之際仍然在國際上受到普遍承認,這一權利不僅符合《公約》,而且完全符合一般國際法原則和規則,具有充分的法律效力。”
    李國強表示:“我國有權援引歷史性所有權劃定南海諸島的領海基線。根據歷史性所有權,我國有權把西沙群島等群島‘視為一個整體’,使用直線基線劃定領海基線。根據《公約》第121條規定,西沙群島享有領海、毗連區、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架。981鉆井平臺距離我國西沙群島中建島西南17海里,距離越南120海里。即使中、越兩國沒有在南海達成專屬經濟區、大陸架劃界協定,該鉆井平臺在距離中間線較遠的中國一側,越南有何權利對中國在其管轄海域行使主權權利說三道四。”
    “在當前南沙有40多個島礁被周邊國家侵占,80多萬平方千米海域被分割,每年5000多萬噸油氣資源被掠奪的現實情況下,除非頂著國際巨大的壓力,通過非和平手段將周邊國家侵占的島礁強行收復回來,否則,我們只能通過國際法討回公道。我們要強調尊重歷史史實,還‘九段線’以歷史本來面目。按《公約》有關規則劃界,南沙將有6個島礁可劃200海里專屬經濟區,我們基本上可拿回90%的海域面積),加上黃巖島和西沙群島,我們就可以獲得整個南海90%以上的管轄海域。當然,前提是死守‘九段線’為島嶼歸屬線。”周琪說。
吳士存表示:“‘九段線’是中國政府在1947年確定,并于次年正式對外公布的。值得注意的是,周邊國家質疑‘九段線’,是近兩年才出現的,在1948年‘九段線’公布之后,不僅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提出過異議,而且多數國家在各自地圖的標繪上都沿用了我國南海斷續線的標示方法,反映出國際社會對我國在南海主權地位的承認。”
    廈門大學南海研究院院長傅崐成認為:“‘九段線’應該叫做‘U型線’。一來‘九段線’原來就不是‘九段’而是‘十一段’,在我國今年新版地圖中,也沒有‘九段線’而是‘十段線’;二來在英文中,‘U型線’相對比較嚴肅,而‘九段線’聽上去像是非正式的隨意劃的邊界。‘U型線’里面的海域既不是內水也不是領海,而是一種特殊的歷史性水域。我的這個觀點已被政府采納了。”
    京衡律師集團董事長陳有西表示,盡管“U型線”的法律內涵十分清楚,但對于今年6月菲律賓把我國狀告到海牙仲裁法庭不能掉以輕心,不能因為“即便海牙仲裁法庭最終判決菲方勝訴,這個宣判也是完全無視中國‘U型線’長期形成的歷史性權利,而對中國沒有任何法律上的約束力”。他說:“菲律賓訴狀處心積慮地將焦點放在了對我國‘U型線’合法性的質疑上,但我國政府并沒有對其的合法性進行任何申辯和澄清。我們當然可以指責海牙仲裁法庭的宣判是無視‘U型線’長期形成的歷史性權利,可它到底形成了哪些歷史性權利,并沒有向世界說明。一旦得到了仲裁法庭宣判‘九段線’無效的結果,我們無非是不承認。可國際社會并不以中國人的意志為轉移。我們不承認,可國際社會承認,南海周邊國家承認。這時我們手里拿著一個世界上誰都不承認的‘U型線’,尷尬不尷尬?又能為自己爭來什么海洋權益呢?”
    “各國在南海的權利主張還涉及一個重要的法律原則—法不溯及既往原則。該原則的主要意思就是不能用后代的法律去評判過去的行為是否合法。以‘U型線’為例,早在1948年,我國政府就已經對南沙群島等島礁進行官方正式命名并公布了‘U型線’地圖。而《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是在1982年才開始生效的,比我國‘U型線’官方確定生效時間晚了幾十年。況且,‘U型線’涉及歷史性權利等其他復雜的國際法問題,遠遠超出《公約》所規定的內容。因此,‘U型線’的合法性絕不是簡單地用《公約》就能判斷或否定的。所謂‘中國南海‘U型線’不符合《公約》’的說法本身就缺乏國際法依據,是非常錯誤的。”李國強說。
    我國學術界在“U型線”的法律意義問題上形成了不同觀點,最具有說服力的當屬我國著名法學家趙理海先生的觀點,他認為“我國對這條線以內的島、礁、灘、洲擁有歷史性權利”。事實上,我國依據《公約》在南海主張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架的主權權利,與“斷續線”內享有歷史性權利二者之間是權利疊加的關系,而不是相互排斥和矛盾的關系。其一,就法律連續性而言,“U型線”的形成早于《公約》,而我國在南海歷史性權利的形成更遠遠早于現代海洋法律制度,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架制度是基于原有權利的產物,它不能取代、也沒有否認我國在南海既往已有的權利;而歷史性權利也不影響我國在南海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架的主權權利。其二,從實踐上而言,我國在南海享有的歷史性權利,來自于2000多年的歷史發展和主權、管轄權實踐。而我國對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架的主權權利,來自于1982年的《公約》。前者反映了政府繼承和國家權力的延續,后者反映了現代海洋法律制度。作為沿海國,我國在南海享有的主權權利和以“U型線”為標志的歷史性權利,兩者互寓其中,并行不悖,是一個完整的體系,共同構成了我國在南海的海洋權利。
    “現在周邊一些聲索國家都希望通過國際法中‘有效占領’而達到‘永久占領’的目的,這實際上是對國際法的曲解。‘有效控制’與‘先占原則’區別在于,‘先占’是傳統國際法上公認的領土取得方式之一,而有效控制理論是現代國際法中發展起來的解決領土爭端的規則。兩者針對的對象是不同的,前者是‘無主地’,后者是有主權爭議的領土。況且,國際法還有一個規則叫做‘關鍵日期’的確定,就是說首先要找出出現爭議的時間節點,判明在此時間節點之前的歷史事實是什么,爭議對象處于何種狀態,即爭議發生之前該領土屬于哪國;出現爭議之后,事實又是怎樣的,原權利所屬國是否放棄了其權利,其他爭端當事國采取了什么行動,是否具有國際法效力。”周琪說。
    2000年以來,國際法院在有關領土爭端的3個案例判決中運用了“有效控制”理論。這3個案例分別是“印度尼西亞和馬來西亞的利吉坦島和西巴丹島爭議案”、尼加拉瓜和洪都拉斯島嶼歸屬與海洋劃界案、新加坡與馬來西亞白礁島等島嶼主權爭議案”。這些案例共同點在于爭議各方提交證據資料的目的都在于說明本國對爭議島嶼行使了有效控制,而國際法院也正是在認定了各方證據后,權衡各方控制爭議領土程度的基礎上做出的判決。但是從國際法院的審理思路來看,“有效控制”并不是第一位的裁判理論,法院首先考慮的是爭議領土在爭議發生前是否已經存在合法的所有者,如果存在合法的所有者,則不再考慮“有效控制者”。
    “《公約》最大特點在于它并不是一堆僵化的條文,沒有剝奪各國在和平協商的基礎上,創造性做出合理安排的空間。”傅崐成表示 ,“《公約》的實施,在很大程度上只是提供了各國應該遵守的精神和框架。從其本身的規定看,其序言已經明確指出了‘在妥為顧忌所有國家主權的情形下,為海洋建立一種法律秩序……’意思是該公約所要建立的海洋法律秩序是基于一個前提的,那就是不改變既有的國家主權。因此,在具體操作上,可根據《公約》的有關原則,結合南海爭端的實際和平解決問題。”
本刊視點
    在主權爭議可以暫時擱置的情況下,一定要追求經濟利益。也就是,主權問題不動搖,經濟開發不放松。從經濟學的角度講,南海油氣資源可以被視作“俱樂部產品”,區別于“公共產品”和“私人產品”。俱樂部成員,也就是周邊國家可以來談產品的分配,而非俱樂部成員,不可以參與。

南海危局化解之道

    在南海爭端中,結合專家和媒體觀點,本刊認為:
    一是南海爭端的核心在主權,這是一個國家的核心利益、根本利益。在南海爭端問題中,領土主權和資源開發權是兩個核心問題,只要解決這兩個核心問題,南海爭端問題也就迎刃而解。我國政府一直主張在主權“屬我”的前提下,共同開發資源,以資源開發權的“讓步”,換取“主權”的穩固。但是實踐證明兩者難以分割。“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的倡議,并沒有換來越南、菲律賓等國在主權問題上的讓步,而是形成我國擱置爭議,他國競相開發的局面。因此我刊建議:不僅要盯住主權,還要盯住產權。既要國家利益,也要實際的經濟利益。在主權爭議可以暫時擱置的情況下,一定要追求經濟利益。也就是,主權問題不動搖,經濟開發不放松。從經濟學的角度講,南海油氣資源可以被視作“俱樂部產品”,區別于“公共產品”和“私人產品”。俱樂部成員,也就是周邊國家可以來談產品的分配,而非俱樂部成員,不可以參與。
    目前,周邊國家已經在爭議區塊開展合作開發活動。比如馬來西亞和泰國,一直對位于南海西側、泰國灣部分海域存有爭議。爭議區域位于泰國灣馬來盆地西北角、距離兩國陸地共同邊界50千米以外的海域。爭議區域總面積為7250平方千米。1971年該區域發現天然氣后,兩國經過多輪磋商,達成了“擱置爭議、合作開發”的方案。共同開發區橫跨馬來盆地西北部核心地帶,頂端指向陸地,位于離岸72千米處,從泰國南部的那拉提瓦省延伸至馬來西亞半島的吉蘭丹州和登嘉樓州。可見,泰馬共同開發區就其本質而言,屬于緩沖海洋劃界爭議的臨時安排。還有馬來西亞與越南的共同開發案也值得借鑒。在馬來西亞和越南對泰國灣海域的權利主張中,也存在一塊面積為2500平方千米的重疊區域。從1986年開始,馬來西亞在該區域與外國公司簽署3份石油合同,越南當局隨即提出抗議。1991年,越南政府向馬來西亞發出照會,重申兩國間不允許任何一方單獨授予第三方在重疊區域內勘探和開發石油的權利,并按國際法就大陸架劃界問題進行談判。1992年6月,兩國簽署協議,共同開發該區域的石油資源,并且不影響最終界限劃定。不久,馬越共同開發區就正式運行。1997年7月29日,他們在邦加科洼油田開采出了第一桶石油。
    二是成立一個包括南海維權在內的對有爭議領土維權活動的專門委員會,或者是擴大現有“外事委員會”的職能,并將其改稱為“外事與領土委員會”,以統一行使相關維權職能。通過該委員會整合海內外力量,在全球范圍內宣傳我們的維權觀點,披露我國南海核心海洋權益被惡意侵犯的事實真相,正本清源。讓國際輿論充分認識到,不是我國以大欺小、以強壓弱,而是菲律賓、越南等少數國家不斷地蠶食、侵蝕、霸占我國領土,盜采我國的海上資源。作為與南海“U型線”有著密切聯系的臺灣當局,應該在南海問題上與大陸聯手。
    盡管在現實政治中,兩岸南海合作面臨無數困難。但在民族利益面前,兩岸決策層需要高瞻遠矚、集思廣益,拿出符合兩岸共同意愿的合作框架。臺灣扼守南沙最大的島嶼—太平島,長年擁有淡水,且占據南沙群島的核心地位,在南沙資源開發方面可以作為最重要的后勤保障基地。而大陸恰恰就是因為在南沙缺乏有效的依托平臺,從而使得在經濟開發活動方面無法做到游刃有余。如果兩岸在南沙開發方面能達成共識,那么,海峽兩岸在南沙的開發形勢將為之顯著改變。
    三是探討解決南海爭端國際法支持。 1931年,挪威政府宣布對丹麥主張占有的東格陵蘭擁有主權,其法律依據是這塊土地是“無主地”,而不是丹麥的土地。為此,丹麥向國際法院提起訴訟,要求宣布挪威的上述聲明無效。1933年4月,國際法院判決丹麥勝訴。法院認為丹麥對格陵蘭的占有是有效的,因為在相當長一段歷史時期內, 沒有任何國家對格陵蘭提出過主權要求。我國對南海的“先占”與丹麥對格陵蘭的占有具有很大的相似性。根據國際法院對該案的判決,如果沒有其他國家對一國的占領提出主張或異議,即可反面證明該國的這種占領是充分有效的。我國自漢代以來對南海的“先占”直至20世紀60年代之前,都沒有任何國家提出過異議,也沒有任何國家對南海提出過主權要求,這就足以證明我國對于南海的占領是屬于充分有效的占領,能夠產生傳統國際法上“先占”的法律效果。
    目前,菲律賓在南海的島礁領土主張包括兩大部分,一是將我南沙群島的一部分島礁命名為所謂的“卡拉延群島”,主張屬于其領土;二是主張我國的黃巖島也歸其所有。實際上,從國際法角度來判斷菲律賓的這些領土主張是否合法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即菲律賓是何時將這些島礁劃入自己疆土范圍的。在歷史上,菲律賓曾先后是西班牙和美國的殖民地,而界定其國土范圍的條約有1898年的《巴黎條約》、1900年的《華盛頓條約》;菲律賓獲得獨立后,1951年又與美國簽署了《美菲軍事同盟條約》等雙邊條約,這些條約規定了美國負有保護菲律賓領土不受侵略的義務,因此,實際上也就相應地界定了菲律賓的領土范圍。但是,上述所有的條約中,都沒有將所謂的“卡拉延群島”和黃巖島劃入菲律賓疆域范圍之內。事實上,直到2009年,菲律賓才出臺領海基點問題的法案,首次把“卡拉延群島”和黃巖島列為其國土。顯而易見,菲律賓此舉是非法的。因此本刊建議,利用菲律賓將我國狀告到海牙仲裁法庭的機會,組織強有力的律師團隊進行抗訴,以正視聽。
    四是主動作為,擴大管控區域,謀取南海地緣政治、地緣經濟、地緣安全利益最大化。歷史上我國在南海曾有多次主動作為的行動,比如1974年西沙海戰、1988年赤瓜礁海戰、1995年進駐美濟礁等,現在,有了經濟實力和軍事實力為基礎和后盾,在海監、漁政保護下,漁業生產現行,油氣開發緊跟,逐步形成我國對南沙的全天候實際控制局面。在現有海監船、漁政船常態化巡邏的基礎上,增加大型巡邏艦和海監飛機,圍繞“九段線”進行立體巡邏。海洋油氣資源勘探開發是加強對南海海域的實際控制的現實切入點,因此本刊建議,在南沙油氣盆地,建設若干個大型勘探鉆井平臺,并繼續擴大油氣區塊國際招標;在我國行使主權的島礁,建設固定的或浮動的大型碼頭,在距南沙更近的島礁建設機場,逐步建成收復南沙的戰略支撐點。與此同時,我們還應繼續加強與東盟的經濟融合與區域經濟一體化進程,在此過程中要加強與東盟在傳統安全與非傳統安全領域的合作,在提供區域公共安全產品方面發揮實質作用,扭轉目前東盟國家經濟上借重我,安全上借重美國的不利局面。在處理中越關系方面應跳出以意識形態畫線的思維,對越挑釁行為應予以敲打并保持高壓態勢。
    五是探索創新南海油氣開發合作模式,拓展合作渠道,劃分相應的開發類型和區塊,借鑒國際上有關爭議區域共同開發的成功案例,在合同制度、費用分攤與收益分享機制方面大膽探索。最早的共同開發出現在阿拉伯半島中立區,1922年沙特和科威特兩國協議劃出一塊緩沖區,對該區的資源進行平分。上世紀70年代的伊朗與阿聯酋、沙特與蘇丹、英國與挪威、澳大利亞與印度尼西亞等,共同開發資源案例也都可供借鑒。目前,周邊國家與西方石油公司合作時給出的分成比例之高全球罕見。例如,越南政府規定,外方股份最高可占到80%,且外國投資商不用繳納所得稅、海關稅或與石油勘探活動有關的進口稅;馬來西亞、文萊等國的合作條件更優厚,外方甚至可以獲得產量分成的70%。最近幾年,中國海油每年都會開放一些南海區塊,供外國公司以PSC方式參與,但條件嚴守51%的控股底線,難以激發外資投資熱情。
    本刊建議,南海爭議區最佳合作開發模式應該在聲索國之間進行。“馬來西亞-泰國”、“馬來西亞-越南”兩個業已實施的共同開發案例,可以為南海主海在某個特定時間和空間節點實施共同開發提供框架范本。共同開發就其本質而言,是國家之間在未真正解決海洋劃界爭端之前所作出的一種緩沖爭議的臨時安排。共同開發區管理機構的設置應當與共同開發的臨時性相匹配,沒有必要為此成立國際組織乃至賦予其超國家權力。共同開發管理模式的選擇主要取決于當事國的政策取向,“公司制”模式適合強化政府聯合管理,“聯合經營”模式適合促進商業公司靈活經營,孰優孰劣主要看當事國的需要。共同開發所采取的合同制度一般包括產量分成制與租賃制,前者強調國家或國有公司的開采權,而后者強調私有公司特別是外資公司的開采權,國家可以根據實際需要予以選擇。平等地分攤費用與分享收益乃是共同開發當事國所共同遵循的一項原則。當事國可以在共同開發區就民事、刑事和行政管轄權作出某種權宜性的劃分,從而暫時解決管轄權的沖突問題,但各方必須明確約定此劃分不妨礙未來的海洋劃界和主權歸屬。

我國南海石油開發戰略須軟硬共施

■文/雅侃
    今年5月,中國“海洋石油981”鉆井平臺在位于西沙海域的中建南區塊開始作業,中國首次進入南海進行油氣資源勘探,引發了全世界的廣泛關注。7月中旬,“981”鉆井平臺因季風來臨和勝利完成油氣勘探的任務后實施遷移,同樣也引來了國際媒體的高度熱議。需要強調的是,這一“進”一“出”都是宣告了一個同樣的誓言:以強勢的姿態進入具有所謂紛爭的海域進行油氣勘探,行為無可非議,因為主權在我;以勝利的姿態移出油氣勘探作業區,表現也是合情合理,是我的地盤,來也正大,去也光明,即使在陸地勘探,其鉆井平臺也需要搬遷,沒有在一個地方不動不移的道理,且來有來的打算,去有去的考慮,別人無權指手畫腳、說三道四。
    但問題似乎并非那么簡單,在釣魚島海域圍繞島嶼和海洋主權的爭端仍在持續。毫無疑問,隨著海洋油氣資源地位不斷上升,圍繞海洋油氣資源的沖突將不斷增加。如何維護中國海域油氣勘探權、支持國家石油公司加快爭議區油氣資源勘探開發,成為擺在中國政府面前無法回避的重要問題。
    海洋資源的勘探開發權是一國海洋權益的重要內容,這是國際海洋法通行的規則,并已形成為國際慣例。南海爭端集中表現為油氣資源之爭。在釣魚島爭端出現之前,中日在東海的爭端也主要表現為資源和海域之爭。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南海和東海爭端有其復雜的歷史背景,而海洋油氣資源被認為是引發爭端和沖突的重要因素之一。不管是根據聯合國組織的地質普查,還是國內外政府部門和研究機構的數據,南海中南部、釣魚島及附近海域都是油氣資源豐富的區域。據估計,南海中南部14個盆地總地質資源量超過300億噸油當量,釣魚島周圍海域海底石油儲量可達30億-70億噸。資源的巨大誘惑隨著東海和南海戰略地位上升、《聯合國海洋公約》簽訂和200海里專屬經濟區制度的確立,使得部分國家對海洋油氣資源興趣備增。自上世紀70年代以來,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等國對我南海島礁不斷提出領土要求,強行對一些島礁和海域駐軍和開發,導致我“九段線”內40多個島礁被嚴重侵占,2/3以上的海域被瓜分。
    伴隨島礁被侵占的是油氣資源被瘋狂掠奪,油氣勘探權被不斷侵犯。這些國家利用美國等外部力量的干預,紛紛與外國石油公司合作,掠采我南海油氣資源,開發步伐從近海大陸架向深海推進,獲取了巨大的資源經濟利益。迄今為止,在我國管轄海域已有1000多口周邊國家的油氣井。我國南海傳統疆界線內每年被掠采油氣資源超過5000萬噸,相當于每年丟失一個高峰期的大慶油田,丟失中海油一年的國內油氣產量。
    過去30年,中國針對“爭議”海域,在堅持“主權屬我”的前提下,提出“共同開發”的主張,并于2002年11月與東盟各國簽訂《南海各方行為宣言》。各方承諾保持自我克制,約定在“爭議”解決之前,不采取使爭議復雜化擴大化和影響和平與穩定的行動。但周邊一些國家不但不遵守約定,反而得寸進尺,不斷擴大“爭議”區范圍。而中國的國家石油公司卻受制于此原則,在中國海域無法進行正常的勘探開發作業活動。中國石油、中國石化、中國海油在南海海域的勘探作業屢受周邊國家的干擾和阻撓,勘探作業權受到嚴重侵害,相關項目的開發因為周邊國家的無理阻撓一再擱置。其中,1992年中海油與美國克里斯通公司簽訂的“萬安北-21”開發合同已擱置20多年,至今尚未履行。在東海海域,“春曉”等油氣田也屢被干擾,無法進行正常生產。
    從世界石油天然氣工業發展來看,從陸地到海洋、從淺海到深海是一個必然的趨勢。中國陸地和近海、淺海的油氣勘探開發程度已比較高,發現大型以上油氣田的可能性越來越低,產量增長潛力有限。而需求一直保持較高的增長速度,導致了油氣對外依存度不斷上升,保障國家能源安全的壓力越來越大。未雨綢繆,我們必須盡快尋找新的儲量和產量接替區,海上油氣勘探開發重點由近海區域向遠海區域轉移已勢在必行。南海中南部作為油氣富集區,應當作為國家新時期油氣戰略的重點區域。 因此,加快推進南海中南部勘探開發,既是保障國家能源安全的重要舉措,也更是維護國家海洋權益和保護國家主權的大國之舉。
    海寧則國安。目前東海和南海局勢日益復雜嚴峻,出現了國際化、軍事化的趨勢,毫無夸張地說—正面臨失控的危險。面對這個“危險”的現狀,中國首先必須要強硬起來,“主權屬我”就是我,在主權的問題上沒有“爭議”和“商量”的余地。要在盡快制定完善我國海洋相關法律法規、整合優化海上執法力量的同時,抓緊制定和實施海洋發展戰略,把海洋油氣資源開發,尤其是把南海中南部油氣資源開發和海域勘探權的維護作為重點領域全力加快推進。實踐證明,此次中國石油和中國海油合作在西沙海域成功打井,已經彰顯了國家石油公司主動行駛海域勘探權的意識和實力。目前,中國石油、中國石化、中國海油等國家石油公司已完全具備獨立進行深水勘探開發的能力,打破爭議區僵局的條件已完全具備,國家應進一步明確態度和始終如一的政策,從政治、經濟、軍事、外交等各個方面對國家石油公司提供全方位、實實在在的支持,包括在注冊資本金、稅收、關稅、金融等方面制定南海開發的優惠政策,設立主權財富基金性質的南海風險開發基金,出臺必要的扶植其他相關產業發展的政策,使南海開發盡快起步,形成規模。
    誠然,在這個復雜的“海域爭議”面前,“硬”的同時也表現出“軟”的一面,應是韜光養晦之舉。在主權問題上絲毫不存在“爭議”的前提下,我們主動開發和自主開發并不排斥與他們合作開發或共同開發。特別是在南海中南部油氣富集區的開發,只有合作才能把對手逼回談判桌前,最終實現共同開發。對于爭議區油氣資源勘探開發和一些爭議大、敏感度高的區域,可以有意識地聯合國外石油公司開發。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還應以油氣資源勘探開發作為切入點,積極推動國家石油公司與臺灣的石油企業進行合作,并以此為基礎,開辟兩岸合作的新領域。


(作者為中國石油企業協會專職副會長兼秘書長)

時間:2014-8-28 10:36:40     信息來源:石油企協辦公室(秘書處)      本條新聞訪問次數:
  • 中國石油企業協會 版權所有
  • Email:[email protected] 管理員QQ:397438663 京ICP備0505077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4764
  • 海南特区彩论坛精选